用户名:
密  码:
新用户注册  忘记密码?
 
   
 
 企业新闻 => 画画要有意与思
返回
发布日期:[2008-3-11]    共阅[1766]次
    上世纪70年代,我曾为江苏《红小兵》画插图.画好后,便到江苏人民出版社少儿读物编辑部去交稿,当时高马得先生是责任编辑,他笑呵呵地边看边说:“这是画的意思啊?”我想:先生一定是觉得我没把意思铪出来.于是我记住了“意思”二字.等到我第二次再去送稿时,先生还是笑呵呵地说:“唔”,这画的还有点意思.从此,这“意思”二字可以说是影响着我今后的创作. 画面的“意思”也就是将创作对象通过自己的想法和构思,然后巧妙地用形象的语言表达出来,令人有回味的东西.而不是仅在形式上耍两笔无意识的笔墨,别人看不懂,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这样的画就显得空洞﹑苍白.有人曾美其名曰:“逸笔草草”,或曰:“率真”﹑“自然”.画画哪有这么简单呢! “意思”拆开来,一是意,二是思,意和思的过程体现着画家的修养﹑阅历和智能.1991年我在中国画研究院举办国画小品展,华君武先生指着我的一幅《相看两不厌》说:“这题目不妨画两只狗对看”.他这一说,好似给我一个脑筋急转弯,我的思维为什么只局限在李白的“两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”呢?那只能算作插图而已,有什么意思. 黄庭坚早就说过:“随人作计终后人”.华君武先生到底是画漫画的,脑子翻新的快.后来我又画过一幅《看算盘图》题“该糊涂时就糊涂”.一次方便就去请教韩羽先生,旁边还空着,便想请他写两句,你知道他写什么?“该糊涂时就怕不糊涂,韩羽续貂”.也就多了“就怕”二字,意思就高出了许多.我回来就想,同样一幅画,这题的不同马上就给人更多的意思,这功夫是长期练就的.郑板桥画了无数的竹子,竹子终是竹子,但经过他反复题跋,如“凌云竹”﹑“墙竹下”﹑“风雨竹”﹑“垂钓竹”……意思各不相同,这也是文人画的一大特色.当然笔墨造型于文字的功能毕竟是有差别的,相得益彰,才能感人同受.记得那年过春节,我寄过一张贺年片给贺友直先生,贺年片上是我画的“又让主人烂醉归”一个童子牵着一头毛驴,毛驴上趴着一个醉老头,还有一个空酒壶.贺先生回我一张贺年片,他画了一个头埋在酒坛里的醉老头,并附言:“醉了还能骑毛驴?何如我画的烂醉”.是啊,我喝酒从未喝醉过,没有那个体验,画古人烂醉归也只是臆想,贺先生画的烂醉也是臆想吧,烂醉了怎么归呢?恐怕就要找人抬回去了,但那样画又不雅观,可见这“意思”怎样用画来表达还得要找到一个适合的画面. 宋代画院倡导的试题创作,什么“深山藏古寺”﹑“踏花归去马蹄香”﹑“野渡无人舟自横”之类的诗意画,虽迂腐了一点,但作为一项测试画家智力的游戏,还是蛮有意思的.“意思”有大有小,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是大意思:“知否!知否!应是绿肥红瘦”.是小意思.意思大也罢,小也罢,贵在真切,有感而发.聊作一联“笔墨繁简唯有当,意思大小贵恒真”.有意思的作品,我们往往用一“好”字就代替,好在哪里呢,说玄一点,“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”.写到这里又想写一篇“意思”寄予笔墨的关系. 作者 刘二刚摘自《艺术前沿》刘二刚专刊 摄影 左洪 点击开新窗口欣赏该FLASH动画![全屏欣赏]
http://www.oldwoman.cn/Upload/200831122357300.jpg
 
打印此页】 【返回
   
版权所有 © 丹娘画廊 | 技术支持:大扬网络
总访问量:  今日访问量:  昨日访问量:  本月访问量:  上月访问量:  
当前访问日期: 2017年12月19日   星期二   苏ICP备06018822号